当前位置:爱奇读书 > 武侠仙侠 > 南鲲一梦 > 第十一章 要不要一起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南鲲一梦 第十一章 要不要一起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南夕那张脸,哭不算哭,笑不似笑,属实难看!

可身后恶妖追得紧,她也只能舔着脸求庇护了……

“救救我,太子殿下!”

“为何?”洛岩冷嗓。

南夕哪顾得了那么多,一溜烟儿钻到洛岩身后,抓着人家的衣袖,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!

洛岩嫌弃地撇头白眼,妖物迎面而来,他丝毫没有出招的意思!

怪了,这妖竟也停了下来,与他……有几丈远,没了肆虐的笑声,更没有挑衅的话语!

南夕从洛岩身后探出半个脑袋,眨巴眼睛:“它……它怎么不进攻?”

洛岩的脚挪移一步,南夕只觉得身前的一座伟岸的高山倾颓,自己……直面恶妖。

“因为……”洛岩慢条斯理道,“它是我捉进来的,自然不会……也不敢动我!”

“不是吧,真这么绝情吗?”南夕嘟囔着嘴,楚楚可怜。

但洛岩,确实不吃这一套。

妖物见洛岩走开,笑声起,南夕苦哈哈:“大哥……你干嘛非要追我一人呐!”

不知怎的,南夕的求饶,逗乐了洛岩,那张冰川脸,嘴角虽然只是微微抽动,却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!

恶妖又成一团浓雾,只是这一次,飞来之快似电光火石,南夕以剑挡之也没抵住这力道。

整个人后退了好些尺,命剑也离家出走,一个踉跄,摔得仰面朝天。

“诶呦喂!我的屁|股!”

南夕委屈,自己本就无意争夺什么游历资格,怎么总要遇到这些糟心事儿呢!

洛岩在侧,没有离开,也没有上前,甚至还在冷哼她一点长进都没有!

她顶着能吊油瓶的嘴,狠狠地瞥了眼岿然不动的洛岩,妖物又怎么能善罢甘休。

南夕起身,那双清澈的眼渐渐漠然,右手一翻,命剑回手!

既然躲不掉,那就打一场,总不能任人宰割吧!

“呀——”

南夕突然主动出击,倒让洛岩始料不及,以她的功力,显然不是恶妖的对手,竟然……

结果,也在意料之中,一口鲜血泛出嘴角,还未流下就被她拭去,再来!还是被打趴下——

眼看恶妖汇聚的浓雾由灰变紫,周遭的落叶夹杂着狂风,这一大招,南夕若挡不住,怕是要一命呜呼了!

她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这团雾向自己奔驰而来,却无能为力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蓝光闪现,那团雾霎时被这剑气冲为乌有,只听恶妖狰狞呼吼,终似一缕青烟,装进洛岩的锁妖瓶中。

狂风散去,整个云鼓林没了浓雾,苍翠欲滴,衬得洛岩白衣飘逸,甚是好看。

南夕望着他的背影,一时间,晃了神……

“为何不点燃信号?”

冰冷的声音,真是白瞎了这幅好皮囊。

南夕掸了掸身上的尘土,躬身道谢却又没有表情:“多谢太子殿下出手相救!”

说罢正要转身离开,嗯?怎的……走不动?

回头垂目,洛岩的脚恰好踩着她的裙边,又抬眼,他似乎也没放开的意思。

“太子殿下!您踩我衣角了!”

这话,让人恍然间回到十八年前,洛岩定了定,收回脚:“前面的妖,你对付不了,还是早些出去吧!”

这句话,倒有几分温度。

南夕的眸子微颤,扬起脑袋却没有底气道:“我不会做第一放弃的弟子,给我师傅丢人的,不管怎么说……刚刚谢谢你!”

洛岩一本正经的手捏了捏衣袖,又抬眼望向南夕的背影,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句:“要不要一起!”

“好哇!”

南夕答得真快,两条腿倒腾得也快,那眉飞色舞的样子,洛岩瞬时就后悔了,自己怎么会和这废柴同行呢!

“我就知道,太子殿下宅心仁厚,一定不会弃小女子于不顾的!”刚刚的打斗,让南夕灰头土脸,可就是这张笑脸,似乎让整个云鼓林,都有了生气。

洛岩端着身子:“记住,不可再唤我太子殿下,还有,打不过的妖,别插手,帮倒忙!”

“是是是,有您在我插什么手,我这就是一双废手啊,太子殿……”南夕硬是咽回去,“洛岩师兄您就大胆往前走,我绝不打扰你,嘿嘿……”

洛岩的白眼,恐怕要翻上天了,却还端着身子,缓步向前。

南夕这个小跟班,也算安分守己,她比谁都清楚,好不容易抓到的救命稻草,可不能作没了,保住小命要紧……

两人行了许久,别说妖了,连个活物都没有。

南夕难得乖巧,都不敢上前打扰他,只是早晨起得急,肚子里敲锣打鼓……

洛岩眼神微瞥,看向她的肚子。

“我……这我实在控制它不了呀!”南夕忙捂着肚子,抱屈含冤。

“还不是懒惰,早起半柱香的时间,何至于此!”

洛岩说这话,简直是师傅附体了。

“是是是,洛岩师兄教训的是!”南夕作为一名合格的狗腿子,当然要阿谀谄媚,脸不脸的,先放在一边。

洛岩欲言又止,懒得多说。

“有河?”

南夕突然发现这云鼓林中,竟有一条河,宛如迂回的明带,又似通透的碧玉,清澈见底……

未等洛岩说话,她“咻——”的跑去,这一大早对付了两只妖,饿没办法解决,有口水喝也是甘之如饴了!

“洛岩师兄,这水好甜,快来喝啊……”南夕咕咚了好几口,还不忘招呼洛岩。

“你自己喝吧!”洛岩不知何时已经走她身后,准确的说,离她特别近。

南夕喝足起身,一回头,险些撞上去,惯力,又猛地朝河面倒下去,花容失色!

洛岩只用两根手指,勾住她的鞶革,拉她回来,又是惯力,南夕直接上手,抓住他的肩!

左手力道太大,衣服……又滑下来了!

洛岩怔住,紧接着双眸紧闭,咬牙切齿。

“对对对……对不住!”南夕忙将他的衣服揪起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干嘛离我这么近啊——”

“这到成我的不是了?”洛岩后退一步,自己整理衣领!看来,衣服已被扯习惯了。

南夕连连摆手:“不不不,我的我的,我的不是,我鲁莽,我冒失,我……”

“你可知我为何站得那么近?”

洛岩话锋一转,南夕顿了顿,试探着问:“为何?”

他缓缓走近河边:“这条河,河水之所以甘甜,是因为里面有昀霜珠,再加上日夜精华滋润,才会有此味道!”

“昀霜珠?”南夕若有所思,“听师傅说过,这珠子是消化戾气的灵物,怎会在……此……”

其实,话没有说完,南夕就知道了大概,瞳孔跟着瞪大。

既然要消化戾气,放在这里,必然……是有要镇压的东西!

洛岩转身,面向看似平静的水面:“在这里……你是拿命喝水!”

南夕走到洛岩身后,忍不住从他肩膀探出半个脑袋,些许后怕道:“洛岩师兄,能让昀霜珠镇压的东西,一定……很厉害吧!”

洛岩神思恍惚,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往事,并未回答她,径自离开。

南夕忙跟上,却无意间瞥见河水中央泛起的漩涡……

“洛洛洛洛……岩岩师兄,你快看看……”

洛岩应声望去,眉头乍然紧锁——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